首页 新闻动态 融资项目 产业行业 投资规划 重大项目 投资数据 商务服务 投资策略 贵州专页
信息发布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是谁制造了海航的败局?
2020-03-06 20:02:28 来源:新浪网 作者: 【 】 浏览:101次 评论:0
在很多网友眼中,海航的口碑其实一直不错,以其独具特色的服务赢得了很多网友的认可。国际权威的Skytrax最佳航空公司排名评选,在全球400多家航空公司中,海航去年还高居第7位,也是国内唯一跻身前十的航空公司。这样一家外界评价颇佳的航空公司,为何最终走向了这样的败局呢?
2017年6月份,对很多民企大佬们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时刻。银监会突然对国内各大银行发出窗口指导,要求排查包括万达、海航、安邦和复星等数家企业的授信及风险分析,重点关注并购贷款及内保外贷的情况。这几家风头正劲的明星公司由此迎来命运分水岭。
万达的反应速度最快,在当年7月份就甩卖了数百亿元的资产,从事后来看,万达的断臂求生,也为自己迎来了更多的生存空间。安邦则是逆流而上,在风口浪尖上继续扩大海外投资,结果结局最为悲惨,创始人吴小晖获刑18年,安邦被接管之后,重组更名为大家保险公司。而海航的结局处于二者之间。
海航能够从一家地方性民营公司,最终跻身全国第四大航空公司,成长速度之快离不开举债扩张。从海航的发展历史来看,第一个扩张期始于2008年,当时受到美国金融危机的冲击,中国的货币政策开始放松,海航抓住机会大幅扩张,从公司历年的总资产变化来看,2007年,海航的总资产只有200多亿元,但是到了2010年,海航的总资产就已经超越了1000亿元大关。而海航的举债扩张也带来了很好的业绩回报,2008年,海航的净利润还不到1亿元,但是到了2010年,海航的净利润将近6亿元。
 
在尝到甜头之后,海航就开始在债务扩张的道路上一路狂奔。2010年,海航的负债是800多亿元,在2018年底,负债最高达到了7500多亿元。和早年的扩张不同的是,海航近年的扩张大多都是海外收购,而且很多还是和航空主业无关的资产,2016年以60亿美元收购了IT分销商英迈公司,后者是世界500强之一;耗资30多亿欧元,收购了德意志银行将近10%的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65亿美元收购希尔顿酒店1/4的股份,成为单一最大股东。根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7年,海航的境外收购金额超过400亿美元,超过万达和安邦,成为中国最大的境外买家。作为一家民营航空公司,在海外进行如此规模的收购,确实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当然,也超过了海航自己的掌控能力。
以海航为代表的中资企业在境外“买买买”,事实上已经给中国金融体系带来了巨大的潜在风险。海航这些海外买家,资金来源无非是国内银行,收购之后如果整合成功,海航将享受巨大的利润回报,而一旦失败,银行将成为真正的风险承担者,这也就是经济学上的道德风险。
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国内金融系统嫌贫爱富的借贷文化,鼓励了海航这样的企业激进扩张,将道德风险推到了极致。2017年底,海航发布了一条集团新闻,表示八家国内政策性及商业银行驻琼主要负责人赴海航集团洽2018年授信合作事宜。“截至目前,海航集团获得各大金融机构授信总额超过8000亿元,还有3100亿元授信未被使用。”在海航已经被银监会重点点名之后,各大银行对海航还如此厚爱有加,这也就不难想象过去几年银行对海航给予了多大的支持。在如此丰富的信贷资源面前,海航又如何能遏制扩张冲动?银行对海航的偏爱,其实就像在给一个消化能力有限的小孩过度喂食,最终的结果也是将海航推上了不归之路。
 
当海航的海外收购到达高潮之际,国内的金融环境开始发生深刻变化。2016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金融去杠杆由此拉开序幕。2017年4月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履新,将金融去杠杆推向了高潮。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当年6月份,银监会开始要求重点排查万达、海航等几大海外买家。也正是从2017年以来,我国的三大攻坚战中,防范重大金融风险一直排在首位,随后才是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在当时还在疯狂扩张的海航,其实已经踩到了一条重要的政策红线。
除了向银行大规模举债,海航还将资金用于海外收购,这是海航犯下的第二大错误。在海航海外大规模扩张的2015和2016年,国内正面临外汇储备缩水、人民币贬值以及资本外流的巨大压力,而海航在此时将资金大规模海外投资,无论出于何种目的,都在事实上造成资金大规模外流。
2015年以来,我国一直看上去非常雄厚的外汇储备开始快速下降,高峰时期我国的外储一度接近4万亿美元,但是2015年缩水了13%,2016年继续缩水了10%,到了2017年1月份,外汇储备更是跌破了3万亿美元大关。人民币也随之大幅贬值,一度几乎跌破7元大关,而随着外储大幅缩水,当时国际市场甚至认为,中国央行已经没有能力维稳人民币汇率,外汇市场形成了前所未有的恐慌情绪。
在这样的背景下,海航还在风口浪尖上大规模消耗外汇储备,向海外转移资产,显然又踩踏了一条敏感的红线。
随着海航、万达等公司成为监管重点,曾经的买买买迅速变成了卖卖卖。2018年7月海航创始人王健在法国意外摔死之后,陈峰重新走到前台,主导了这几年海航的资产大甩卖。但是短时间之间想要将手上的资产以合理价格卖出也并不容易,2018年以来,海航处置了3000多亿资产,但是截至去年上半年,海航的负债依然高达7000亿元,债务危机依然泰山压顶。
在去年年底的内部新年献词中,陈峰表示海航在2019年“圆满完成了任务,即将迎来曙光。2020年是海航化解流动性风险的决胜之年”。不过,海航在2020年等来的不是曙光,而是新冠肺炎疫情。疫情爆发,航空业成为重灾区,成为压垮海航的最后一根稻草。
政府工作组介入之后,海航最后的命运如何其实已经并不重要。真正值得反思的是,长期以来,中国经济一直面临融资难和融资贵的问题,大量缺乏资金的中小企业嗷嗷待哺,但与此同时,像海航这样的公司却拥有近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信贷资源,即使出事,最后也会因“大而不能倒”的风险有人出手接盘。导致这种现象的根源到底何在?如果这样的金融乱象不能得到根治,即使这次能够解决一个海航的问题,日后也还会涌现出更多的“海航”。
Tags:中国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国常会提出抓紧出台普惠金融定向.. 下一篇3月起房贷族必须做一个选择 影响..

推荐图文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friendlink: tods shoes Supra Shoes discount puma shoes goldwin ski jacket bose in-ear headphones belstaff uk asics gel arc teryx discount canada goose peak clothing sennheiser headphones keen shoes supra skytop shoes arcteryx clothing discount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Asics Gel Tods sale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peak coat canada goose coats christian louboutin boot cheap coach purses timberland boots the north face christian louboutin pumps Columbia Sportswear moncler kids moncler down jacket north face clothing spyder ski jacket spyder jackets moncler jackets moncler coats north face jackets air max 90